Xin.

[HW]Over the moon(2)(科幻AU)

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这篇文里的[仿生人]这个概念和底特律一点点点关系也没有,我参考的是《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和神秘博士almost human一集的设定。在这一章里有解释

第二章.      The fake one

“我觉得你对仿生人很…不敏感。”

他们两人坐在安吉洛的餐馆里,夏洛克像只捕猎的豹子一样死死盯着窗外,约翰尴尬地开口,想要打破两人间微妙的沉默。从他们认识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早上,一起看过那具被约翰在心底悄悄命名为“the woman in pink”的尸体后他们再也没进行过完整的对话

  “人类,仿生人,归根到底都在怀着目的四处游荡,于我而言他们没什么区别。”夏洛克有点不耐烦,“但是他们也是我工作中的主要嫌疑人,所以就算不是为了仿生人驱逐令,我也会在某种情况下对他们进行追捕,当他们涉及到我的工作的时候。”

  约翰还想问,如果这个仿生人不是一个连环杀手,只是你在大街上遇到的一个老太太呢?你会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他吗?

  仿生人和人类从外观来看没有任何分别,无法用肉眼辨别,只能依靠骨髓检测和M测试,即通过对骨髓内容的分析和本能反应速度的区别来辨别他们。仿生人并不是独立运作,他们只是一个容器,人类通过神经传输机将自己与仿生人相连,并以仿生人的状态进行活动,而本体则会在机器内沉睡,但所有的意志都出自本人,以仿生人状态进行活动时的记忆感情也会同步给本体。自从月球的叛乱信号越来越明显以后,偷渡进地球的仿生人明显增加,但这只是被发现的数量,无声无息潜入的那一部分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无迹可循。所以产生了仿生人驱逐令的颁布,一旦发现仿生人,格杀勿论。听上去有些残忍,但是仿生人本身就不被允许踏上地球的土地,如果能利用种种办法通过严苛的海关审查,那一定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几乎没有疑问,绝对是与月球的叛乱有关。

 约翰还记得他前往月球的那一天。他只是个刚毕业的医学生,在地球上的生活还没开始就匆匆忙忙地赶往一个纯然陌生的星球。他坐在发射仓内,除了一条语焉不明的消息外没有任何线索能告诉他哈利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以至于需要她唯一的至亲在接到消息后火速前往。当约翰终于在一间隔离病房见到他的姐姐时,他有些说不出话。

  这不是他的姐姐。他的姐姐留着金色的短发,身材娇小,有华生家特有的圆润脸型。他眼前的这个人身材高挑,脸颊瘦长,留着像电影明星一样的完美长发。就像商场里摆着的假人模特。但她开口说的每一句话,从遣词造句到语音语调,都那么像哈利。

  “他来了!”夏洛克惊呼,将他从15年前的会议中惊醒。夏洛克把分毫未动的食物推在一边,转眼撞出了门。约翰拖着腿跟上去,他没有拿拐杖。他很久没有这样拼命地跑过了,每一步落地时膝盖都在疼,而且痛感清晰,从不麻木。但他的肺感到前所未有的健康,每一次舒张与收缩都充满力量。他们跑过小巷,跃上屋顶,跨过倒映在水洼中的星光。追逐的结果让人无奈又尴尬,于是他们又开始奔跑,直到贝克街。

“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夏洛克承认,他靠在墙上呼哧带喘,“你的腿怎么样了?”

“还是痛。也许我这辈子离不开拐杖了。”约翰坦然地承认,同时惊讶于自己的身体素质:他看起来比夏洛克轻松多了。也许是那件羊毛大衣实在太重,穿着跑就像参加负重越野。

“我还是认为腿是心因性的,”夏洛克也不隐瞒自己的想法,“没准只需要多试几次。一会儿安吉洛就会把你的拐杖送回来,不如先去楼上坐一会儿。”

约翰感激地发现夏洛克并没有伸出手来搀扶他,而是把有栏杆的楼梯一侧留给了他。两个人并肩上楼,狭窄的楼梯间里,约翰能感觉到夏洛克走在他后面时头发微微擦过肩膀的感觉。

从十五年前起第一次,他觉得不那么孤独了。

后来发生的事快得让人炫目。苏格兰场的闯入,夏洛克的推理,他跳上出租车追赶夏洛克——也许是一天内发生的事情太多,约翰在巴茨里奔跑时感到有些头晕。他感觉自己脚步有些轻飘,眼前开始出现重影。所有的症状在他撞开门扑向那个司机时达到了顶峰,甚至伴随出现了耳鸣。约翰艰难地制住身下挣扎的人,然后脱力地被推开。耳鸣和重影已经完全干扰了思考,他隐隐看见夏洛克用枪逼问司机,又听见一声枪响。

然后他的世界突然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安静又清晰。

“有人狙击了他,”夏洛克恨恨地丢下枪跪倒约翰身边。“你怎么了?”

“有些头晕,”约翰承认,“甚至晕到决定徒手制服一个持枪歹徒。”

夏洛克快速地微笑了一下。“他根本算不上什么歹徒,也根本算不上持枪。”在苏格兰场一拥而入勘察现场的时候夏洛克拿来了那把假枪展示给约翰。“他透露给我一些消息。他杀人没有目的。他既没有钱赚也没有其他好处拿,只是因为觉得这个社会…..很无聊,不够刺激。”

“听上去像个反社会。”约翰呻吟着站起来。“也许他就是。也许他的目的就是给社会造成恐慌呢。”他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钟,“11点了!怎么可能?”

“表坏了。现在只有10点。”夏洛克看了眼手机。“比起他的目的我更在意他是怎么做到次次选择都对的。这不符合概率。”

“也许我能给你们两个一个合理的解释。”雷斯垂德疲惫地拿着平板过来,将检测结果打在空中。“他是个仿生人。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社会动乱;而且他不需要选对药。他只要准备两瓶毒药就行。”

 

回到贝克街,夏洛克随手把大衣脱下扔在一旁,开始在手机上打字:“那个司机对我说出了一个名字,然后他就被有预谋地杀害——报废了。”他迅速地划着手机上的搜索结果,“莫里亚蒂。听说过吗?”

约翰迷茫地摇头。“没有。但这名字倒是……..”

“什么?”

“没有,就是觉得挺少见的。”

夏洛克撇撇嘴。他伸出手看看自己的手表,皱眉,拿起手机看了看,开始在一堆杂物里翻腾。

“你在找什么?”

“校表器。它丢了可不好买。毕竟连机械表都少见了,只有巴茨那种怀旧感极强的地方会留着挂表了。“夏洛克没抬头看约翰,“我允许你先洗澡。”

约翰无声地笑了笑,转身上楼去拿换洗的衣物。但莫里亚蒂这个名字在他脑海里一直萦绕不去。

少见,而且怪异,让他想起一位旧识。

在约翰看见一个陌生人仿佛拥有他姐姐的灵魂时,他被生生震在了原地,说不出一句话,直到一个男人走进房间。“你就是约翰华生吧,哈利的弟弟。”男人友好地伸出手,但被约翰无视了。“她是谁?!”

“你的姐姐,哈利华生。”男人从容地收回了手,“令姐是我们实验室里极为出色的骨干成员,但非常不幸,在一次临床试验意外中四肢神经大规模受损,我们认为保留哈利的意识,以仿生人的形态继续生活是最好的选择。这是一具实验用的仿生义体,以哈利形象为外观的义体正在制作,大概还需要一天完工。”

约翰看着眼前陌生的女人眼里流露出的哀伤与关切感到一阵纠结的恶心。他的理智告诉他,眼前人就是那个在父母双亡后倾全力抚养他,甚至为了支付高昂学费自愿加入月球仿生人科研计划的哈利,但他的情感告诉他,这只是一具躯壳。

“我先把时间留给你们。”男人平和地说,无视了约翰破碎的眼神。他伸出手整了整他整齐的发型,深色的头发在暗淡灯光下显得更深了。“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事可以随时找我。”

“我叫麦克罗夫特。”

——————TBC————————————————————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