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

[HW]Over the moon(科幻AU)

summary:约翰是个被月球遣返的医生。而夏洛克留下了他。

废话:这是一篇混杂了《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即《银翼杀手》)设定和部分神秘博士剧情的科幻AU,但是两部原作设定已经快被我改得认不出来了.......如果大家看着眼熟,那就是眼熟........

这是我第一篇(可能会成为)中篇的试水,也是我第一次尝试故事内容大于文字内涵,结果发现我的语言功底回到小学.......每次一写科幻就会变成农民工文笔(。)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故事啦x(没戏)

我真的没想到第一章只到这里!!世界观和故事哪个也没展开(QAQ)


第一章.      Home,sweethome

  约翰华生拖着箱子,费力地敲着一扇黑色的大门,无助地盼望着这家公寓能接收他这样一个孤苦伶仃的伪太空移民。

  自从他被非重力区的飞来陨石打伤了头,并遗憾地得了相当严重的脑震荡后,那群围在他身边的医生就一直吵吵着要把他送回地球修养,什么月球上的缺氧啊重力缺失带来的并发症会让他立刻丧命之类的,约翰不止一次大发脾气把他们赶出门外。更令人沮丧的是,他的右腿经常没由来地刺痛,尽管他自己以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的名义担保,这条腿没有受过任何外部损伤。

“你的腿是心因性的疼痛,”那个满脸假笑的治疗师说,“你要时时告诉自己,你不是个伤员,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

狗屁。约翰拄着拐杖愤愤地想。你们一边吊销了我在月球的行医执照一边用火箭把我发射走,可一点不像想给我积极暗示的意思。我的工作怎么办?哈利怎么办?这群人把他像个包裹一样打包送走,就像把垃圾丢进垃圾场,完全不考虑他的生活被搅得一团糟。

现在可好。他被迫拖着伤腿和箱子,在他15年前居住过的城市里东奔西跑,顺着即时消息屏幕上的租房推荐一家一家找下去。启明星隐隐可见,他已经被除了最后一家以外的所有选择拒绝了。他没得选。

约翰清楚地知道他为什么被拒绝。在这么动荡的日子里,任何一个陌生人——尤其是他这样的刚从月球归来的陌生人——都会被无数怀疑的目光打探。那种探照灯似的目光让人脊柱发寒,仿佛在逼着你把你的骨髓检测报告贴在身上,好向所有人声明你是个人类,不是偷渡进来的仿生人,等着窃取关于你生活的情报。

  一无所有,但我至少还是个人类。至少我的证件是这么说的。约翰叹着气敲响了门,门上金色的221B反射着今天的最后一丝阳光。

  一位和蔼的太太开了门。她有些惊讶,但在虚拟屏幕上看过约翰的人类证明和基本信息后第一时间就将他迎进门,让他免受门外寒风的折磨。约翰万分感激,因为之前所有的房东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是今天刚刚到达的太空移民后,就委婉地表示慢走不送了。“我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有人应租!”她伸手推开221C的门,“这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又湿又冷,到了冬天我都不敢进来,你知道的的,老年人的胯……”约翰一边手忙脚乱地把行李推进去,一边思考怎么礼貌地回应。这间屋子真的很冷。他打了个寒战。

楼梯上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

  “哈德森太太,我十分确信如果您再这么说下去就要失去您唯一的租客了。”楼梯上的人背光而下,被照成一幅剪影。从低沉的声音和惊人的身高判断是个他,约翰在心底哼了一声。什么人才能那么屈尊降贵地把一句话说成一个音阶。

  当那人站到和约翰平齐的高度时,约翰被迫抬头才看清他的脸。颧骨瘦高,眼窝深陷,,虹膜是罕见的玻璃色。狂乱的卷发让他看起来像个桀骜的艺术家——绝无冒犯之意,贝多芬先生。约翰暗想。确实长着一张非常贵族的脸。

  “太太,你也许有一位能为你治疗胯骨的医生了。月球移民?因伤遣返?”贵族大人开口了,直击要害。约翰突然担心哈德森太太只是个管家,其实这位才是真正的房东,专门下来赶走他的。但他的好奇心比担心更快一步。“什么?”

  “夏洛克!礼貌!”哈德森太太不满地指责。

  “你背着有月球疾病控制中心标识的背包,”瘦长的手指敲了敲背包侧面的蓝色标识,赫尔墨斯的手杖后是月球的轮廓。“初期为了方便个别管理月球移民统一发放的物品都会有署名,更不要说疾控中心的专属物品,标识下的署名证实了这个背包确实为你所有。现在月球几乎所有的服务业都由机器代理,所以是专业人士,”名为夏洛克的男人转到约翰身体的另一侧,“箱子上的派送信息是在月球的行李配发处记录的,地址登记在月球西五区。西五区没有居民区,只有高端实验室和高端医院。现在因为仿生人问题所有遣返的研究人员都受到政府的高度管控,不可能自己这么自由地出来走动,所以,一名医生,准确地说是月球上顶尖的医生之一。来到地球却在寻找住处,而不选择对身份信息不那么敏感的旅店,有极大可能是移民。”夏洛克又无礼地拨开约翰的外套,好让每个人都能看见拐杖,“拐杖很新,几乎没有划痕。“

“所以是因伤遣返,”约翰忍不住接下这句。“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眼花了。他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立刻露出了小孩子一样兴奋的表情,但他立刻扭过头去,换上一副讨人嫌的淡漠。

“我本人更倾向因伤遣返,”夏洛克拧着脖子的样子像只高傲的长颈鹿,“但是你是西五区的信息有些干扰,让我怀疑存在政治遣返的可能。”

“这真的很了不起。”约翰发自肺腑地赞叹。“但我不是完全的太空移民,我直到十五年前一直住在伦敦。”

“这种程度的推理需要更多信息。”夏洛克转身上楼,深蓝色的丝绸睡衣非常戏剧化地飘动,“但你站在这里右腿颤抖的样子让我无需推理也知道你不能住在221C。我楼上还有间空房。”

“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愚蠢的词?”夏洛克乱蓬蓬的脑袋从楼梯上露出来,“三楼有更适合你的腿的房间!

哈德森太太吃吃地笑了,“他喜欢你,约翰!”

“没有!”楼梯上传来恼羞成怒的吼声。

“谢谢你,夏洛克……..?”约翰试探地喊。

“夏洛克福尔摩斯。”随后是巨大的关门声,把约翰无数的疑问关在门后。

也许明天就能多了解他一点。约翰想。

——————————TBC———————————————————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