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

【神奇动物在哪里】【Gramander】Jacob的一次深夜陪床

半夜睡不着瞎写系列。
不知道自己在造什么妖.....

Jacob站在Graves家门口,睡眼朦胧又茫然震惊地听着Percival严肃,冷静,却又唠叨得像个老妈子一样给他讲照顾newt的注意事项。他该庆幸自己记忆力还不错-如果Percival把他刚才说的话全都记在纸上,估计都够把他埋起来了。
Jacob是在半夜被一只毫无耐心的猫头鹰吵醒的。猫头鹰愤怒地撞击玻璃,发出哐哐哐的声音。
信是从Percival家来的。信的大意是MACUSA总部出了些乱子,需要紧急调动大量的傲罗和后勤人员,所以Queenie需要深夜赶来MACUSA,Tina也是,他也是。他很抱歉深夜打扰,but duty calls.
不过有个很严重的问题。newt发前了。
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发烧,newt在前一天白天整理工作间时不小心碰翻了一瓶不明萃取液,然后就开始发烧。按newt的话来说,“本身是无害的,但是浓度有点太高了。我睡一觉就好了。”
Percival拒绝相信他。半夜守在床前心疼地看newt在高热中喘息挣扎,脸色潮红,有时候在睡梦中会因为不适发出无意识的呜咽,Percy的心都碎了。
然后MACUSA搞出这么一出。
Percival能怎么办。只剩下Jacob一个选择了。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在人体生物钟应该睡得最熟的时候,Jacob站在门口,睡眼朦胧地听安全部部长唠唠叨叨。
“我知道怎么照顾病人-”Jacob举起双手投降,“我也记住了-半小时换一次冷毛巾,因为我没魔杖不能用什么保温的咒语,你怕咒语失效。说真的伙计,我觉得你对自己太不自信了。我都记住了。你走吧。”
Percival点点头,迈开长腿快走两步就消失在了空气中。Jacob觉得他好像最后还念念不忘地回头看了一眼。
他叹了口气,走进Graves的房子,假装身边叽叽喳喳扭来扭去的家具都很正常。
他走近newt-不,Percival和newt-的房间,象征性地敲了敲门框,被子里的一团扭了扭。“伙计-你还好吗?”
他获得了两声不明意义的哼哼作为回答。
好吧。看来真是烧得不轻。Jacob内心叹了口气。他向床边靠近,从newt躺的另一边伸手过去摸摸他的额头和在咒语效果下仍然凉爽的毛巾,打算为newt塞好被子,在他的手碰到被单的一瞬间-
newt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Percy....”newt软软的声音从他一团糟的头发下传过来。他明显烧糊涂了,捏着这样肉感的手居然还叫得出Percy。Jacob想。
“Percy..”纤长瘦弱的动物学家把自己像小猫那样团成一团,试图靠近被他错认成Percy的Jacob。Jacob僵直不能动。
Percival的照顾指南里没有“当你最好的朋友把你当成他男朋友时怎么办”这条啊??
握着他手的手指有些撒娇意味地勾住他的袖子,把他往床上拽。虽然病得虚弱无力,这个动作还是挺坚定的。
Jacob不知道第几次叹气。这人生也太魔幻了。
几个月前他还觉得巫师存在这件事就够魔幻了。
反正坐到床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顺着newt坐到床上,刚准备给他塞好被子-
他被一把抱住了。
newt从被子里挣出来,扑到他身上。
坏了。他真把我当他男朋友了。Jacob哀嚎。我怎么和你家的那位阎王解释。
newt不用担心这件事。他抱着他以为的Percival睡死过去,时不时用脸去蹭Jacob的手臂-Jacob觉得他是在找凉凉的东西,毕竟现在他已经和烧起来没什么差别了。整个晚上Jacob都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迷迷糊糊地把掉下来的毛巾放回滚烫的额头,摆正newt的睡姿防止他落枕,盖好踢开的被子-而newt就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扒着他。他真的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吗??Jacob没有力气细想。
在早上六七点的时候,Jacob终于睡晕过去。
直到他的第六感疯狂地尖叫着【危险!!危险!!】把他叫醒。
Jacob抬眼就看到气色不佳的安全部部长脸色不佳地瞪着他。
Jacob瞬间吓得呼吸一滞。
“他他-他昨天把我当成你了,”他神志不清舌头打结,慌乱地解释,“我-我这就走。”
Percival沉默地看他把newt的胳膊从腰上扒下来,然后落荒而逃。
在Jacob离开卧室前,Percival叫住了他,“克瓦斯基先生–”
“谢谢你。”
Jacob发誓他听出了真挚的感谢。还挺温柔。
他最后看到的场景是Mr.Graves跪在床边,看着渐渐转醒的爱人,爱怜地问他的唇,而newt睡眼朦胧地回以最温柔的笑容,带着最甜蜜的爱意。
我得赶紧睡一觉。Jacob迷迷糊糊地想。Queenie一定在家等我。
我们都需要好好睡一觉。醒来之后再想给她的下午茶做什么吧。

评论(10)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