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

蛀牙【Gramander】拯救冷cp

就是想写一个甜掉牙的段子.
ooc,ooc,ooc
看完丹麦女孩之后的产物

Graves先生上班的时候,总会提一个箱子.棕色的,有些破旧,有时候甚至还会用麻绳缠着.
他当然不会主动告诉人家,这其实不止是个破箱子,里面有巨大的空间,装着无数种可爱的,惊人的,或者濒临灭绝的动物;更不会主动告诉人家,里面还有一只獾. 对他来说这只獾比其他的生物更重要:毕竟动物那么多,男朋友只有一个.
这样说听起来很绝情,并且被Newt先生多次严厉批评(瞪着眼睛,双手插腰,让人想起发脾气的护树罗锅;脸上的雀斑在涨红的面颊上闪闪发亮,像只愤怒的小兔子.)但是部长耸耸肩,表示确实如此. 在真·部长终于被从囚禁他的地下室被找到之后,Newt迅速地从罗马尼亚回到纽约.他不止是因为担心部长的健康问题,(其实这是最次要因素.后来Graves部长总是以此说事.)他迫切地想知道,在部长回归之后美国的神奇动物保护法是否能加快设立进程.
爱情总是很令人惊讶的--威廉姆斯·我很确定他没说过·莎士比亚.
反正他俩就搞到一起去了.
Graves发现自己对这个大男孩的羞涩与温柔无法抗拒,而Newt也情不自禁地被Graves特有的气质吸引.
在纽约租房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房租高得可怕;而Newt也不敢把箱子随便放在哪里就钻进去,醒来不一定就在什么地方了.
当部长先生打开门,看见一只小獾羞羞答答地拖着小箱子站在自己门口,用超快的语速解释打扰的原因时,他感觉一下子被击中了.
何止一个放箱子的地方啊,我可以把床直接借给你.
不过严肃内敛深沉有范儿的部长怎么可能说出来,就算他穿着格子睡衣穿着毛拖鞋.
他沉默地让开门口,让冻得瑟瑟发抖的小獾进门. 他没能抵抗看着Newt钻进箱子的欲望.毕竟那个箱子真的很神奇.
别的他啥都没想,真的.
毕竟他是个严肃内敛深沉有范儿的部长.
而且他有足够的能力实现自己说出来和没说出来的愿望;看看他床上睡得呼呼的傻獾就知道了.

后来部长先生总借着“由于外来物种的多样化与不确定性因素过多,我认为对他们进行适当的看护是负责任的行为”的借口,把小獾和他的箱子带去办公室.他办公,Newt就在他的小箱子里捣鼓;到了饭点儿Graves先生就屈尊下箱子,给他男朋友去送饭.
严谨认真的部长还想到,矫情的英国人们似乎还有喝下午茶的习惯,所以他常盯着表,看着指针精确指向“下午茶”以后,挥着魔杖带着一大盘茶喝吃的下去.一般是甜食点心还有水果-Graves觉得有必要把他养胖一点,免得最后落下一个虐待的坏名声.
但是Newt一般注意不到这些,在他忙的时候,吃进去的是什么都不是很重要.
结果这样一天天下去,Newt并没有成功被养胖,反而长了蛀牙.

Graves像往常一样带着下午茶下到箱子里的时候,没能找到他像竹竿一样的男朋友.他去找了嗅嗅窝,护树罗锅树,还有痴月兽聚集的大岩石都没找到他.最后他在一大堆落叶里,找到了紧紧抱住一只没有隐形的隐形兽的Newt.

Newt拒绝见人.
今天早晨在他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地趴在他乱七八糟的实验室里做实验时,他觉得自己的右边后槽牙有些异样,所以他用舌头使劲舔了一下.
然后眼泪汹涌而出,Newt疼得缩到地板上.实验也做不成了.
这时候就应该有一只又大,又毛茸茸的东西抱在怀里,才能安抚他的心情;嗅嗅太小,皮克特不毛绒绒,所以他追了一路,终于把隐形兽收到怀里,然后他就缩在一地落叶里,无心工作,只想瘫在这里自怨自艾.
Graves蹲在把整张脸都埋在长毛毛里的Newt跟前,试图把他挖出来,可是那张脸就是死死埋住拒绝出来.
“肘开.”郁闷的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让我看看.”Graves叹了口气,伸手扶住乱毛的脑袋,可是脑袋岿然不动.
气氛有些尴尬.
那只隐形兽眨了下眼,仿佛丝绸一样从Newt怀里滑走,然后就消失了.Graves趁机捏住Newt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 Newt左边的脸颊已经肿成了包子,像只仓鼠往脸里塞了太多坚果一样,鼓鼓的.
部长先生觉得又可怜又可爱...还有点儿好笑.
“你....你蛀牙了?”他不敢置信地问.
不是只有小孩子才蛀牙吗??
“四啊.”Newt不情不愿且口齿不清地回答.
Graves叹了口气,抽出魔杖,“张嘴,说'啊-'.”
小獾吓得一退八米.“唔不要用魔奏渍牙痛!”
开玩笑,谁说巫师治病不痛,想想生骨灵吧,他宁愿自己靠强大的意志力与蛀牙对抗,他也不要治牙.
而且是一个没有行医执照的政府官员!他拒绝! Graves叹了口气,轻轻地捏着他的下巴把他拖到自己跟前,忽略了对方眼泪汪汪委屈兮兮的挣扎-他保证眼泪不是他捏出来的,倒很有可能是被他自己臆想出来的疼痛吓的.
“张嘴.”部长很无奈.他是个部长!不是儿童牙医!【进取号首席医官表示,感同身受.】
Newt嘟嘴.有一瞬间Graves甚至以为他要像发脾气的护树罗锅一样吐舌头喷口水了,不过幸好没有. 面对发脾气的小不点儿最好的办法就是给颗糖,打一棒;或者- “啊--”Newt惨叫后退,他万万没想到Graves决定来硬的,他都看见魔杖头闪的红光了好不好!
部长!你身后的茶壶都开始瑟瑟发抖了好不好!
然而小獾没能逃开,Graves用力揽住他的腰把他拖到怀里,趁着吃惊张嘴的一瞬间用魔杖稳稳地点住后槽牙,念了咒语.
小獾委屈地蜷进落叶里拒绝理会部长先生;部长先生在外面用一大盘甜食和英式红茶试图将他勾引出来.
“别闹了,快出来.”Graves语气很温柔.
“.......不.”Newt拒绝向黑暗势力低头.
对有些太倔的小朋友,可能先打一棒子再给糖比较有用;而且得是好大一颗糖.
部长先生屈尊钻进落叶,把委屈的小獾放进怀里,从盘子里拿起他最喜欢的蜂蜜司康饼送到他嘴边. Newt先生不愧对獾院吃货本性,赌气不到五秒钟就恨恨咬下一大口,然后就着Graves的手吃掉了一整块,一点也没剩. 连流到部长手上的蜂蜜也没留.
Graves勾了勾嘴角,温柔地吻上蜂蜜一样甜美的双唇.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
反正那只隐形兽在这件事发生前,就理智地离开了.
能预测未来真好.
END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这种脑残风格....
嗯....
别举报我】

评论(24)

热度(342)